翼考AI官网

翼考AI官网

没有“网红”AI公司的人工智能展,是什么样的?

翼考AI Lab

2019-07-05

同样前缀是“国际”二字的2019上海国际人工智能展览会,前天开幕,相对显得冷清许多,因为BAT、微软、英特尔、科大讯飞等一些知名人工智能企业,这里都没有,有的只是一些竭尽全力想活下去的公司。

公司员工盯着手机坐在自家展位,见我过来端详,赶忙起身介绍。我一直觉得干圈内记者挺卑微的,创造世界的是工程师,而我只管附和。但这位讲解员的热情让我顿感自信起来。

面前一排智能锁,她似乎要给我讲个遍。不可能成为她客户的前提下,我为自己感到羞耻,为了不让她白白浪费口舌,我径直走向功能最多的人脸识别门锁面前,希望得到这款产品的介绍。

“人脸识别、指纹、刷卡、钥匙都可开锁”,“有远程APP监控,可以通过手机来给门开锁”。这是我从她介绍中提出的关键句子,最关键的是“批发价800元”。为什么可以比市面上指纹识别门锁还便宜?

成本很低吗?这个问题,她回答不出,但她的微笑告诉我,公司应该以此为骄傲的。

与她的交谈中得知,他们12年来一直就是做锁的,最近一两年有了像人脸识别这样的人工智能,所以也加了该功能。我要了张名片,表示自己会买。天呐,我就这么当了一回骗子。

我替隔壁卖同样功能锁的公司感到羞耻,他说卖4000,我说4000能去隔壁批发5个。他不信,同时告诉我,他们的锁芯质量好。

据我目测,一个展馆卖同样功能锁的至少5家,都非常热情,把我当做潜在用户。当我说自己是媒体小记者出来采风的,就更加热情了,希望我能多多宣传,我点头答应。天呐,我又当了一回骗子。

当然,不止智能门锁公司热情,馆内所有的公司,都非常热情,尤其知道我是小记者后。但我真的想对他们说,你们同质化太严重了。

做智能家居语音控制的,我目测至少10家起步。

我在凝视一家误以为是卖衣服实则是展示智能晾衣架的产品时,这家公司售后工程师主动找我搭讪,给我介绍他们家炫酷的智能晾衣架产品――带语音的。(墙上插头插着一个语音控制器)

“小特、小特。”

“收到,请问有什么指示。”

随后这款晾衣架根据指示做动作,“放下衣架”、“开始烘干”、“开灯”等若干个功能。据介绍,还能接入市面上一些主流智能语音音箱如百度、阿里、小米等。该公司的产品价格一千元到上万元不等。

我很感谢他的介绍,佩服他们创意无限,并表示:“有了你们这个产品,真的太方便了。”同时我一眼扫过去,多家展位挂着晾衣架,我快成恭维复读机了。这家做晾衣架有不少年头了,自从最近两年有了语音控制,于是他们就加进来了。

再说回智能语音控制,有一家展位上面写着一行显眼的字――“会跳舞的智能家居”。我惊奇不已,感觉自己是刚踏入霍格沃兹的哈利,又感觉自己正步入迪厅。

微信图片_20190705085014.jpg

“通过语音来控制室内灯、窗帘、电视、音箱。开关可以根据自己来重新设定功能。”讲解员带我进了小黑屋,我目睹了他所介绍的一切。在昏暗的空间下,的确很有感觉,让人热泪盈眶。一方面是音箱里放着卡农调,一方面是刚装修的气味太辣眼。

语音智能家居展示屋

他们起初是一家游戏公司,失败后改做智能家居,目前智能家居产品做了差不多5年。

我想,这时候我应该热泪盈眶,创业太不容易。

没走几步远,又是一家智能语音家居控制的公司,功能略同,也可以自己设定一些场景,如进屋后亮灯开窗帘。

该公司的员工更为热情,因为现场网络原因,控制有时延,所以加了联系方式,在我夜里码稿时,给我发着公司产品介绍。

大家都在一个展馆展示,产品功能几乎一样,比的也许就是热情了。

一个略大展位的展台,里面囊括了刚刚逛展所见到的一切。讲解员拿着麦,给现场观众细细讲解每一款产品:“一般的自动窗帘,只能称作电动窗帘,而我们的是智能窗帘。”

扫视着一墙的产品,我总感觉在哪见过。像宝玉初见黛玉:“这妹妹好像在哪见过。”老太君一巴掌呼醒了我:“就刚刚!”

这么说吧,家里带插头的家居产品几乎都能语音控制。唯一区别是,这家叫“小畅”,那家叫“小特”,隔壁叫“小度”。像喊着自己家的宝贝疙瘩,其实很难区分开。

逛展时我在想,到底是什么造成了如此同质化?我刨根问底几家公司起源的故事时,似乎知道一点答案。他们起初都是做家居产品,不管是主控也罢,或者单纯的终端产品也罢。最近几年得知人工智能技术兴起,如语音、视觉。于是大家都想到往产品中加入这些功能。

所谓人类一思考,上帝就想笑。嘲笑人类只会互相模仿。

当然我不得不承认家居产品的确很限制想象力的发挥,也有让我惊讶的时刻,就比如一个月前CES中,一台十万块的电冰箱。

不可否认,展馆中也有不少特立独行的技术。

一家做3D可视化建模的公司,可以用他家软件进行实地场景的3D动画搭建,搭出一个房子,里面摆上必要的家居。搭出一个地铁站,里面摆上座椅、地铁车、楼梯等。我说这好像曾经“帝国时代”游戏里的自定义模式呀,现场工程师投来了拥有同样童年的眼神。

搭建完成后,可以模拟运作,并显示关键数据,这里的数据指物联网系统里传感器所接受的数据。如温度、湿度等。

一句话总结――“将现实变成3D动画,显示必要的数据。”收费模式则是提供VIP的软件使用权限,和离线的服务器管理(价格五万八)。

一家名为的卢深视的三维人脸识别公司也挺特立独行。

公司建立之处因为一个新疆人脸识别项目――哨兵,用于安防。据该公司PR现场介绍,汉族与新疆地区的人脸识别上有所区别,一般的二维对汉族识别没有问题,但对新疆地区的少数民族识别就不够精准,一方面是脸型有所差异,他们更为立体。一方面他们独特的骨骼皮囊数据库需要重新大量训练。那么三维在此就可以大显身手,的卢深视的三维识别主要采用结构光技术。

哨兵系统

与普通二维识别相比,在价格上三维识别显然不占优势。虽然准确率更好,也不需要不断的数据训练。由此可见,三维人脸识别更适合对安防要求更高的场景。

据介绍,他们产品的内部使用的是寒武纪芯片。也希望打造“云端芯”产品战略。

这家2015年成立的公司,起初就一直盈利,也拿到了A轮融资。这样的资金状态,显然比一些人工智能公司稳健的多。

现场有一家做电机的公司,我提问,你们凭什么也能参加人工智能展。她回答,因为人工智能产品中离不开我们。

的确,展馆内的晾衣架、门锁等都离不开电机。据介绍他们是OPPO/vivo手机升降摄像头的电机供应商,其中这款电机直径只有3.4mm。

最中心的电机直径为3.4mm

一家做教育的人工智能企业,通过做题来慢慢分析出学生的薄弱项,来提供相对应的学习计划。也可以专门出学生会的题目,来提高他们的自信心。据现场资料看,不少学生提高了成绩。

此次展会的企业非常具有亲和力,不像平时我与人工智能四个字的距离。昨天同样的时间,百度CEO李彦宏被浇了一头水,网络还诞生了新词“宏颜获水”。

那是一瓶怡宝矿泉水与人工智能最近的一次接触。随后,李彦宏说,在AI前进的道路上,会遭遇类似困难。

在这困难的AI前进道路上,我突然想把人工智能企业分为两波,一波是做基础算法、硬件的。一波是使用算法和硬件的终端公司。这些终端公司,本来卖的是传统产品,加入AI功能后,瞬间高大上。他们不想与时代脱节,想把产品卖得更多,利润更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