翼考AI官网

翼考AI官网

AI及工作自动化的前景展望:每一家企业都离不开软件?

翼考AI Lab

2019-09-21

究竟多少岗位会被自动化取代?该领域的多数专家均认为人们的工作的方式会发生巨大改变。麦肯锡预计到2030年,全世界多达8亿名工人将被迫失业——这一数量占目前全球劳动力的五分之一。牛津大学早前的一项研究结论提到,在未来十年或两年内,美国几乎一半的岗位将“允许计算机化”。

自动化已经改变了手工业及简单的、基于规则的作业,如分拣邮件和记账。但是,AI的技术浪潮——涵盖机器学习、计算机视觉和自然语言处理——允许企业将日益复杂的任务交给机器。例如,通用电气和壳牌公司都应用了机器算法以进行工作管理。其中壳牌的一例应用是使用机器学习来匹配员工的技能矩阵。

斯坦福大学学者Jerry Kaplan在他的著作《Humans Need Not Apply》中写道:无论蓝领、白领,自动化一视同仁。无论你的工作是一名工厂工人、律师或销售经理,自动化都将在接下来的25年后到来。

正如牛津学术研究预计的那样,AI将消灭现有的岗位,然后它也将同时创造新的职位,因此不太可能有高达一半的职员在未来被迫失业。不过未来职位所需的技能却与我们当前教育培养的技能大为不同。在未来,公司将回馈更高的待遇给到拥有诸如创造力和情商技能的职员,而这些技能正是计算机最难以复制的。

反过来说,我们的教育体制所能提供的官僚和行政性的技能将难以有市场。因为这些简单的工作事实上无须存在。

为了更好的理解未来组织的模样,借用一句流行的口号,即每一家企业都将成为一家软件公司。真是这样吗?这意味着,企业都会最大程度的利用软件超越同行,而将最传统的业务“外包”给本地专业的公司。这样做是为了降低成本,建立更好的产品、最终获取更多的利润。那些最有效、最大程度的使用软件的企业,将会蓬勃发展。

自动化将是这场变革的主要指标,它已经迅速打破了局限在简单重复性的任务阶段,而进入了一个以自学习算法进行决策的领域。自学习的进化速度和规模,人类根本无法企及。因此,法律团队可以使用机器学习在数以百万计的文件中案件相关的案例;销售团队使用它来识别目标和销售提升的机会;财务顾问使用它来提供投资建议……

专家们常常提及,计算机仍无法接近人类的思考方式。计算机科学家Edsger Dijkstra则执不同的意见。“机器可以像人类一样思考吗?”这样问题好比是问“潜艇能否能游泳?” Moshe Vardi,德克萨斯莱斯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说,“我们正迎来机器全面超越人类的时代。”

如果针对基于数据的分析决策任务中,软件能更优的执行任务,诸如从优化供应链到设计产品,那么人类的判断被采纳的机会将变得非常有限。而某些行业却可能永久的依赖人工,例如手工咖啡店,医院病房。围墙之类的商业,软件将更多的侧重于分析、行政管理和官僚机构的职能。

人机回圈(HITL:human-in-the-loop当算法不能给出确定答案时,人工介入给出判断)是人工智能的强大推动力。操作员可以把人类的判断反馈到算法中,软件则可以通过机器学习在将来更好地解决该类问题。由于HITL能够允许软件处理更微妙的任务,极大地扩增了AI所能执行的工作范畴。

通过这种模式,软件几乎可以处理任何与物流、运营和客观性决策相关的任务。软件不能应对的是创造类工作。可以想象未来,个体有必要通过软件精心制作能让他人产生共鸣的营销方案;作家可以将文章导入机器中,对目标读者进行A/B测试(在线测试的常规方法),从而进行提炼、个性化。这样的应用场景,算法负责目标、范围锁定,人类负责创建能引起情感共鸣的搜索、判断词。

这意味着未来的组织将与今天大为不同。我们仍然需要人工设定公司愿景、搭建软件或程序的开发者、设计师及创意。试想今天的岗位,包括销售、财务、HR、市场和行政管理,都将使用软件来完成日常的主要任务,整个该层面的员工都将变得冗余。软件的构建不再是侧重于执行工作的应用程序,而是越来越多地转变为自行工作的应用程序。

这也将带来更重要的话题,即针对大规模自动化的相关政策制定。在牺牲就业和生产力、竞争力最大化之间,公司是否可以自由选择?亦或需要制定保护某些职业的法案?这听起来并不牵强。例如,美国2008的《刺激法案》针对大型基础设施项目,规定就业优先于生产力。为了缓解选民对自动化的恐惧,旧金山的政客曾投票规定每家送货公司拥有机器人的数量上限为3部。

我们的教育体系也需要与时俱进。今天的学校更善于输出大量死记硬背、以行政管理见长的毕业生,而这些技能已经能够被计算机取而代之。很少有孩子被鼓励去追求具有创造性、跨界的学科,或者发展同理心和人际关系技巧,而这些正是未来增强决策计算机化最需要的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这样的意识和技能,目前AI行业的领导人已远远领先于硅谷的企业家们。

无论我们做出什么决定,我们都需要综合考虑商业的必要性和社会的有利性。我们打造的AI工具必须有助于人类的健康。

我们应当如何利用技术赋予人们权力?每一项技术都应该有助于提高人类的能力。社会当然需要更多的生产力和效率,但不能因此忽略人性。